1. <code id="zkhrm"><small id="zkhrm"><track id="zkhrm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

    1. <object id="zkhrm"><sup id="zkhrm"><mark id="zkhrm"></mark></sup></object>

    2. <th id="zkhrm"><video id="zkhrm"></video></th>

      1. <th id="zkhrm"><option id="zkhrm"></option></th>
        登錄  |  注冊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物流資訊 >首批23個國家物流樞紐落定 行業成本下降可期
        首批23個國家物流樞紐落定 行業成本下降可期
        發布人: 管理員  發布時間: 2019-09-23  點擊: 1308

        醞釀了一段時間的物流樞紐名單終于出爐,包括天津、上海、成都在內的首批23個國家物流樞紐9月11日對外公布。物流樞紐建設正式成為一項國家戰略,一方面顯示頂層設計對物流業降本增效的重視,另一方面也折射出我國物流費高企的現狀。而作為行業發展的細胞,物流企業未來的布局也值得關注。


        涵蓋6種類型

        據國家發改委網站9月11日消息,近日,國家發改委、交通運輸部聯合印發《關于做好2019年國家物流樞紐建設工作的通知》(發改經貿﹝2019﹞1475號),共有23個物流樞紐入選2019年國家物流樞紐建設名單。


        其中,東部地區10個(天津、上海、南京、金華(義烏)、臨沂、廣州、寧波—舟山、廈門、青島、深圳)、中部地區5個(太原、贛州、鄭州、宜昌、長沙)、西部地區7個(烏蘭察布—二連浩特、南寧、重慶、成都、西安、蘭州、烏魯木齊)、東北地區1個(營口)。


        11.png


        23個物流樞紐涵蓋陸港型、空港型、港口型、生產服務型、商貿服務型、陸上邊境口岸型等6種類型,區域、類型分布相對均衡,有利于支撐“一帶一路”建設、京津冀協同發展、長江經濟帶發展、粵港澳大灣區建設、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、西部陸海新通道等重大戰略實施和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。


        記者了解到,2018年12月24日,國家公布了212個國家物流樞紐,涉及127個具有一定基礎條件的物流樞紐承載城市。


        今年4月,國家發改委、交通運輸部聯合印發《國家物流樞紐網絡建設實施方案(2019-2020年)》明確指出,國家物流樞紐原則上基于已投入運營、基礎設施相對完備、市場需求旺盛、發展潛力較大、區域帶動作用較強、在行業內具有一定影響力的物流樞紐進行建設。這一文件的發布,標志著國家物流樞紐布局和建設工作全面啟動。


        中國民航科學技術研究院副研究員、高級統計師葛金梅此前表示,從區域的整體情況來看,二線城市的航空貨運比重在不斷提升。隨著近年來市場集中度的不斷下降,中西部地區的鄭州、武漢、重慶、西安、成都等二線城市正在成為新的市場焦點。


        下一步,國家發改委將會同有關部門通過召開現場會、推動建立國家物流樞紐聯盟等方式,加強國家物流樞紐間的業務對接、標準協調和信息互聯,加快構建聯通內外、交織成網、高效便捷的“通道+樞紐+網絡”物流運作體系,推動形成國家物流樞紐網絡框架和基礎支撐,促進區域均衡協調發展和全國統一市場建設,為經濟高質量發展奠定堅實基礎。同時,抓緊統籌做好2020年國家物流樞紐建設工作。


        高企的物流費

        實際上,2018年底兩部委已印發《國家物流樞紐布局和建設規劃》,提出到2020年布局建設30個左右國家物流樞紐,形成國家物流樞紐網絡基本框架;到2025年,布局建設150個左右國家物流樞紐,同時推動全社會物流總費用與GDP的比率下降至12%左右。


        北京交通大學經管學院教授趙堅向北京商報記者反映,由于一些物流樞紐與鐵路、港口等交通基礎設施以及產業集聚區距離較遠,相互之間暫時沒有產生很好的銜接,造成我國集疏運成本較高。雖然我國物流業成本在逐年下降,但社會物流總費用占GDP的比率仍然有待進一步降低。


        數據也論證了這一說法。北京商報記者梳理發現,2015-2018年我國社會物流總費用與GDP的比率分別為16%、14.9%、14.6%、14.8%。記者了解到,我國物流樞紐發展與發達國家相比還存在一定差距。包括系統規劃不足,現有物流樞紐設施大多分散規劃、自發建設,骨干組織作用發揮不足,物流樞紐間協同效應不明顯,沒有形成順暢便捷的全國性網絡。


        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司長徐亞華介紹稱,據統計,我國貨運車輛平均實載率比歐美發達國家要低三分之一,車輛日均有效行駛里程僅為發達國家的二分之一,由于缺乏集約化組織,難以充分發揮運輸業的規模效益和網絡效益,物流成本居高不下。


        趙堅指出,當前物流行業的體制上、結構上以及管理上存在的問題都亟待解決,改革還需要進一步深化,未來物流成本下降的空間比較大。


        “2019年通過綜合施策,預計降低物流成本1209億元。”今年3月交通運輸部政策研究室主任、新聞發言人吳春耕表示,力爭通過三年努力,實現運輸結構更優、運輸效率更高、物流營商環境更好、物流鏈上下游銜接更暢,逐步建立與高質量發展相匹配的交通物流服務體系,物流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顯著增強。


        企業加大布局

        首批物流樞紐名單正式公布,對物流企業來說無疑是一個積極信號。業內人士指出,物流樞紐的根基還是在產業,樞紐是手段不是目的,終極目標還是為一個區域的產業發展服務。六大類樞紐城市中,生產服務型樞紐城市最具潛力。


        菜鳥網絡相關負責人介紹稱,平臺從五年前開始打造“物流骨干網”,將與國家物流樞紐戰略全面對接,意在提高物流運轉速度。據了解,菜鳥采用的是“樞紐+通道+網絡”的方式,菜鳥的“物流骨干網”還將通過智能技術對物流行業進行數字化升級。


        截至今年初,菜鳥已經形成全國7個區域樞紐+數百個區域倉、城市倉+城市配送網絡+末端驛站布局。以菜鳥網絡江蘇無錫樞紐為例,2018年該樞紐可通過手機管理整個物流園。


        京東物流已與超過200家行業企業達成共生的戰略伙伴關系,在云倉配、多式聯運等方面尋求全鏈共生。目前,京東物流擁有中小件、大件、冷鏈、速運、跨境、眾包六張網絡,已實現廣泛的覆蓋。


       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則認為,現階段,傳統物流效率已達到極限,未來一定要靠物流網絡效應。無論是與各國海關系統的對接打通,還是調度全球資源解決物流高峰的天量包裹,不是單一物流公司能做到的,需要國家的支持和企業合作才能完成。


        “從傳統意義上來說,物流樞紐是物理性的存在,但今天我們更需要數字化的未來,而人、車、貨、倉都會變成數字在流轉,這不僅是單體流轉,而是從采購到倉配等一體化閉環的供應。”楊達卿表示。


        • 下載56城APP
          立即下載
        • 關注56城微信號
          隨時接收最新動態
        • 使用56城小程序
          無需安裝 觸手可及
        使用前必讀 | 關于我們 | 法律聲明 | 聯系我們 | 投訴建議 | 物流專線 | 幫助中心 | 意見反饋
        網站備案:魯ICP備13030713號 推薦分辨率1280*800以上
        只要你说你爱我电影